当前位置: 全程旅游网首页  江苏  苏州旅游  旅游攻略  五月妈妈之看得见风景的城市
北京 上海 江苏 山西 陕西 河北 天津 内蒙古 浙江 山东 安徽 江西 海南 广东 广西 福建 台湾
湖南 湖北 河南 新疆 青海 甘肃 吉林 黑龙江 辽宁 宁夏 重庆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香港 澳门

亚洲 非洲 欧洲 南美洲 大洋洲 北美洲

五月妈妈之看得见风景的城市

http://www.alltrip.cn 全程旅游网  发布时间:2015-07-05 23:56:15  来源:百酷  作者:  发布人:网友 拿青春谱写人生

    摘要:无不掩映在林木繁茂、郁郁葱葱中。相对于玲珑、纤巧的古典名园,这一片“林”就有点“蔚为壮观”、令人神往了。
分享到:

    一、 虎丘迟桂花

    虎丘在苏州人的心中地位有点特殊。因为这一处“丘”,就在水巷悠悠,舟楫唱和的苏州古城边上,紧挨着“一等一的繁华之地”山塘街、阊门,历来“游人往来,纷错如织”。又因为它是“丘”,在苏州人心中便是“林”而不是“园”: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的细微、雅致不如拙政园、留园;但从千人石到深不可测的剑池,从虎丘云岩寺塔到后山,无不掩映在林木繁茂、郁郁葱葱中。相对于玲珑、纤巧的古典名园,这一片“林”就有点“蔚为壮观”、令人神往了。

    像许多苏州人一样,我们喜欢虎丘,尤其喜欢虎丘后山。每年春天,我们都会去后山,在幽深的林间小路上漫步,看淡紫色野花在林木间、山坡上烂漫繁衍,沉浸在山花草木的清香中,享受那一份难得的天籁人和……

    当然,冬去春来,我们总不会忘记到万景山庄探望那一盆盆别来无恙的苏派盆景:巧夺天工,集万千林壑于一处的盆景仿佛是浓缩了的苏州园林:玲珑透剔的“园”,气象万千的“林”。

    但我们很少在秋天去虎丘,秋天我们会去离城稍远一点的天平山:观天平红枫,爬一线天。虽然人流如织,却兴冲冲地年年赴约,徜徉在一片霞红、明黄、浅褐的斑斑驳驳中。

    今年秋天我们却受电视广告的诱惑加入了“金秋逛虎丘庙会”的行列。

    一进虎丘山门,远看千人石上果然人影幢幢,来不及细品那莺歌燕舞,一阵阵浓香便扑鼻而来。啊,桂花!中秋前几天,苏州的大街小巷曾飘过一阵桂花香,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转瞬便被风吹走了。有人说,今年桂花是小年,不期然,中秋过后十多天却在虎丘闻到如此浓烈的桂花香!我们再无心观看高跷、杂技,循着清雅的桂花香走走停停。拥翠山庄,试剑石畔,虎丘塔下,直至前山后山走遍。这迟来的桂子飘香吸引了众多的游客,而那一株株毫不起眼的冬青般的桂花树竟然遍布虎丘。如果不是闻到浓郁的迟桂花香,又有多少人能注意到它们的存在?即便在经典的“虎丘景区”介绍中也从未提及十里飘香的桂子树,虽然桂花是苏州的市花!

    仿佛受桂香的“魅惑”,我们全然忘却“逛庙会”的初衷,只是山上山下徘徊流连。累了,静静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歇息……

    ……平时最爱闻三种花香,一是含笑花,那浓浓的甜香有一种成熟的香蕉味,小时候我们都把她叫做香蕉花;二是白兰花,那种雅致的幽香,有点矜持,有点冷傲,只适合缀在女子的襟边,淡淡地散发着独特的香味;三是桂花,那馥郁的芬芳随风而飘,是那样地让人陶醉,引人亲近!有意思的是苏州人娇贵的白兰花在云南叫做缅桂花,是地栽而非盆栽(苏州冬天要把盆栽的白兰花移入室内)而且能长成树。去年去云南在大理一破旧的居民后院里就看到几棵高高的缅桂花树,树上开满了长长的白色的小花。街上,有些当地老太太拎着一只篮子,用红线把一朵朵缅桂花串连起来,2元线一串卖给游人。一时间,大理街上许多男女,脖子上都挂上一串缅桂花——当白兰花变成缅桂花,原先的矜持、冷傲便不见了,仿佛苏州的桂花似的显得那样的平民亲民……

    两天后,当我晨起推开窗子,一阵阵芳香随风而入。呵,院子里那一棵小小的桂花树又开花了。原来今年的桂花不是小年,中秋前那阵短暂的花香抑或只是小小的试探。那末,虎丘的“迟”桂花也应是二度飘香啊!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中,在居民小院里,在社区的楼间空地、街心花园里。在马路中间的隔离花带以及一处处大大小小的园林中,桂香飘飘,绵绵不绝,,一派清雅。

    一个星期后,一株株桂花树上那米粒大小的金桂、银桂、丹桂便都悄悄地从树上脱落。一年一度的桂花雨便飘散在苏州的大街小巷、乡村山坳……

    桂花,苏州的市花。

    二、 冬日园林

    冬日暖阳,温软、柔和、慵懒。

    冬日的环秀山庄,疏朗、岑寂、娴雅。

    位于苏州市中心的环秀山庄,虽然占地面积只有3.26亩(0.2公顷),但却因为拥有那一座著名的湖石假山而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上午十时许,环秀山庄内只有我们两位游人。往日亭亭如盖的大树,仿佛经过了一次成功的瘦身,只剩下遒劲苍老的枝干。阳光下,山庄一侧高耸的围墙,像一块巨大的白色幕布,映出大树的阴影,仿佛一幅线条简洁的白描。一座诺大的叠石假山,连同身下的清溪、幽谷和岸边的条形石栏,几乎占据了半个园子,剩下的一方空地只摆了一张石桌,四条石凳,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令人神清目明。

    环秀山庄的这座大型的湖石假山出于清代叠石大师戈裕良之手笔,颇得当代园林学家刘敦桢、陈从周,美学家王朝闻诸名家大师的赞誉。陈从周甚至说:“造园者不见此山,正如学诗者未学李、杜。”虽然,作为游客,我们尚不能把玩,、品鉴这座湖石假山之三昧(这绝非一日之功!),但“倾国宜通体,谁来独赏眉?”这座袖珍名园的山石、厅堂、亭台、楼阁构成的整体美却足以令外行的游客们感受到浓郁的古趣以及咫尺天涯般的审美愉悦。

    去除了春花、夏草、秋叶的点缀,园内的山石、疏林、小槛更显其质朴、古典的情怀。问泉亭前细碎的石阶仿佛只适合“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大家闺秀,就连“半潭秋水一房山”景点西侧三进两层的仿古建筑(1982年建成),也与山庄的古典气质珠联璧合。在那一扇扇朱红的方格长窗后,仿佛随时都会出现一位书卷气浓郁的古代仕女,或凭栏看山,或沐浴着冬日的暖阳吟诗作词——那是低迥婉约的诗句,一如她们的先辈晏殊、欧阳修、李清照……

    事实上,二十多年来,在那一扇扇朱红的方格长窗内确乎有一双双纤纤玉手在飞针走线——一群苏州绣娘在那儿作针法表演,接待宾客;她们把一根丝线劈成48份,在薄如蝉翼的丝帛上绣出极富层次感的双面绣,以及一幅幅细腻、精致的传统绣品——与环秀山相邻的剌绣研究所是展示苏州传统文化的又一扇窗户,那曾有的承平繁华,风流旖旎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说环秀山庄在冬日的疏朗、岑寂、娴雅中更彰显其秀逸、古朴,那末,在我看来,另一座苏州名园,与环秀山庄同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网师园也更适合在冬季,游人稀少的时候游览、欣赏。

    网师园东宅西园,布局紧凑,结构精巧,中部水池面积约有半亩之多。环池建筑自微型石桥引静桥起,池水东南两面的建筑有射鸭廊、竹外一枝轩、濯缨水阁、月到风来亭、看松读画轩、小山丛桂轩等。在冬日暖阳中,池水波平影静,地上的建筑与水中的倒影仿佛是两幅静影沉璧图,那似真似幻而又肌理清晰的影像,因为少了游人的惊扰,池鱼的戏嬉以及繁花藤蔓的喧宾夺主而显出一股文人写意画般的意境:气韵生动,逸兴澄怀。

    而自主厅万卷堂以往的四进东宅,门楼厅堂间的砖雕木刻,细腻精致,蕴涵丰富;室内陈设皆循文房之例。楹联匾额,条桌书案,无不透出浓浓的文化气息。在中部水池西侧另有一书斋别院殿春簃,上世纪三十年代,国画大师张大千皆其兄在此读书、作画。殿春簃有小轩三间,取苏东坡诗意:“多谢化工怜寂寞,尚留芍药殿春风”而命名。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仿殿春簃作明轩,展示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近年来,网师园自每年4月至10月开设夜游项目,利用现代化的电光声色展示园林别样的魅力:夜色迷离,水殿风来,弦歌雅曲,一时醉倒多少游客!但窃以为,当繁华落尽,笙歌音稀之时,方能由引静桥引入静境,而一窥网师园之堂奥。

    如果说,环秀山庄是大家闺秀优游休闲的后花园,那么网师园则是书生、才子们的读书圣地。在这“心远地自偏”的城市一偶,在万卷堂、殿春簃的殷殷书香中,他们可以“独善其身”,遍读圣贤书,也可以“弹琴复长啸”,一浇胸中之块垒。

    洗尽铅华,摒除丝竹,冬日的苏州园林别有一番韵味。

    三、 西山缥缈峰、堂里古村

    太湖东山西山是苏州园林外的真山真水。

    五月下旬,枇杷黄了,我们去西山采枇杷,登缥缈峰。

    缥缈峰号称太湖第一峰,海拔336米,为太湖七十二峰之首。因太湖风云多变,

    飘飘渺渺,云遮雾嶂,“缥缈晴峦”,便成为西山八大胜景之一。

    顺着新修建的10公里长的环山旅游大路,我们乘坐观光车盘山而上。山上山下,

    林木茂盛,大多为果树,枇杷正黄,果实累累,高大的杨梅树上则红果点点。路边,

    新栽的松柏还较矮小,但翠绿茵茵,倒也令人赏心悦目。

    环山大路平缓、宽阔,观光车灵活,轩敞,水气氤氲的山风拂面而来,移步换景间,我们已来到半山腰。山下,登山步行道上的游人已越来越小,五月的阳光里,林木野草的气息中夹着一股闷闷的、浓浓的,几乎还有点酸涩的气味。问过导游,才知那竟是栗子花开的气味!在一处向阳坡上,导游停下车,让我们看“栗子花”,只见一片片深绿的阔叶间有一些毛绒绒的东西,那便是“栗子”?原来,吃起来香甜的栗子,开花时散发的气味却并不令人愉快。

    观光车继续在山上盘行,不知不觉间已经到达山顶——缥缈晴峦。凉风习习,三万六千顷太湖尽收眼底。浩瀚的湖面上并没有片片白帆(是因为正处于太湖封渔期?)。波涛盈盈中,几处黛青的岛屿,远山显得格外妩媚、娟秀,真有“白银盘里一青螺”的韵味。另一侧山坞里,但见青山绿树中,白墙灰瓦的民居片片相连。时近中午,阳光照耀下,山坞上方的袅袅水气若有若无,好一派“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古朴祥和。

    吃过午饭,我们便在水月坞、堂里古村一带盘盘桓。只见路边山涧流水潺潺,山坡上,一丛茶树油绿油绿的,间或还开出一朵一朵白色的小花。这里是碧螺春茶的原产保护地。村民们说,茶树不施化肥,只能用一些豆饼和鸡鸭粪。

    村里修旧如旧的古民居向游人开放。这些古民居大多有精美的砖雕、石雕;木门、长窗上的雕刻图案也古朴、简洁,有明清之风。在当今的旅游宣传资料中,多把古民居的主人说成是××大官,或官至宰相,或位及权贵,殊不知在民间的口口相传中,西山明月湾、堂里古村一带的大宅门大多为经商得益者所建。当年的江淅商人经由太湖水域的黄金通道赚得盆满钵满。还有一些虽不是商人,但活跃在太湖水域或拉帮结派,从“漕运”中分得一杯羹;或打家劫舍,明里暗里挣来黄金白银无数,于是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太湖小岛上,一座座雕梁画栋、深宅大院便应运而生。更有意思的是,像日后民国初期的“咸以维新”一样,这些大宅门无不变成“耕读世家”。若干若干年后,当沧海桑田,当“六朝旧事”全被雨打风吹去,当衰落的文明成为文化遗产,现代的人们便拥有了这些怀旧的载体。

    当一队队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出入于一家家村舍楼宇,当寂静的村庄里飘响着导游们通过扩音器传送出来的优美的解说词时,我的脑海里却不合时宜地浮出“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诗句。我最爱的还是这曾经的渔村、水驿、果园中的自然风光。一幢幢整洁的农家小屋前,空地已经很少了,但依然种着桑树、香椿树,树下间种着一畦一畦的小青菜、韭菜、空心菜……几只肥硕的母鸡,摇摇摆摆地带着一群半大的新鸡在树丛间、菜地上觅食。村里几乎看不到当地的村民。

    村外的山坡上忙着采摘枇杷的大多是中年妇女和老年男子。从山上蜿蜒而下的石板路上,三三两两的村民挑着一担一担枇杷,或在路边就地卖给游客,或挑到稍远一点的公路上卖给前来收购的商贩。

    我们在路边买了一些青种枇杷,是西山的新品种枇杷。黄黄的果实末端呈现出一点青色。剥去果皮一尝,新鲜的酸酸甜甜,让人颊齿生津。

    下午四时许,村子里的老人、孩子渐渐多了起来,菜地里,几名中年妇女正忙忙碌碌地挖菜、松土。一队队游客乘着大巴离开了这古老的村落。村子里显得格外的安静。

    暮色苍茫中,我们告别了堂里古村。心中祈愿这“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宁静、自然不要被商业化的旅游潮冲毁,更希望在我们苏州的真山真水中保留这一处处人间天堂。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 2005-2016 www.alltrip.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朗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70483号-1 苏B2-20120146